•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站內搜索| 中國公司秀| “畫”說中國| 影響力企業| 分享

  • ?

    90后“禿”如其來 被放大的群體性焦慮

    來源:成都商報      時間:2019-10-14 09:48   瀏覽量:22944

    其實,90后更加注重外表、購物行為更加網絡化等特點,讓該群體比70后80后更容易受到關注。

    57% 根據阿里健康電商平臺披露的一組銷售數據,2018年12月-2019年1月,年前購買植發醫療服務的90后占比超57%,90后成脫發煩惱的主力軍。

    3成 雍禾植發成都分院院長李晶告訴記者,僅成都分院,一月能接300余臺植發手術,90后占了35%左右,而前來咨詢的90后更多。僅國慶7天,就有約百余人前來咨詢,其中90后占比超6成,95后占比超3成。

    4億 在微博上,關于脫發的話題也層出不窮。其中,截至發稿日,僅“90后脫發年齡提前20年”與“90后脫發活成60后”兩個話題,就達到4億閱讀。

    “你的脫發焦慮有多重?”

    “和我的房貸 一樣重。”

    “你的脫發焦慮有多重?”

    “和我的房貸一樣重。”

    11日,當被問及脫發焦慮問題時,小吳(化名)向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打趣道。

    小吳今年只有26歲,但他額頭已隱隱呈“地中海”趨勢。“干銷售,常喝酒熬夜,壓力也大,久了就禿了。”小吳去年底在成都天府新區買了套房,每月房貸6000余元。他的工作,生意好時有上萬元收入,生意不好時只能拿3000元底薪。

    根據阿里健康電商平臺披露的一組銷售數據,2018年12月-2019年1月,年前購買植發醫療服務的90后占比超57%,90后成脫發煩惱的主力軍。在微博上,關于脫發的話題也層出不窮。其中,截至發稿日,僅“90后脫發年齡提前20年”與“90后脫發活成60后”兩個話題,就達到4億閱讀。

    近日,記者通過成都醫美協會采訪到全國最大的植發機構雍禾植發,雍禾植發成都分院院長李晶告訴記者,僅成都分院,一月能接300余臺植發手術,90后占了35%左右,而前來咨詢的90后更多。記者翻看其顧客登記表后發現,僅國慶7天,就有約百余人前來咨詢,其中90后占比超6成,95后占比超3成。李晶表示,植發人群的年齡段正在迅速低齡化,熬夜失眠、精神壓力大、飲食不規律成脫發主要原因。

    現象

    脫發患者打擁堂 長江后浪推前浪

    植發機構上演代際關系

    沒有特殊情況,李晶會在早上9點左右到機構坐診。國慶第三天,她到機構時,發現來面診的人已在前臺排起了小隊。他們大多是年輕面孔,但盤旋在頭頂的“脫發君”卻一個比一個扎心。李晶告訴記者,植發手術有一定恢復期,平時成都分院能接6-10臺手術,小長假一天就能接20臺左右,甚至達到30臺。從這天的登記表來看,當天實施了20臺手術,90后就有11人。而在寒暑假,來植發的90后更多,近三分之一的手術對象是大學生和高中生。

    低齡化群體的侵入,讓植發醫生的面診室變成一個代際關系與家庭關系的試驗場。每年寒暑假,李晶都會在小小的房間里目睹兩代或一家人在植發問題上的磨合:

    一個三歲全禿小孩被父母抱著來機構,小孩死死拉著自己的帽子不讓別人碰,睡醒第一件事就是摸摸頭上的帽子還在不在。家長在一邊苦口婆心勸說也沒用。

    父母強拉16歲孩子來面診,孩子一聲不吭。當李晶把他帶進沒人的診療室取掉他的帽子后問他的想法時,他囁嚅著:“我覺得無所謂了,我媽非罵著我來的。”

    大多數是和諧的。被家長帶來面診的孩子結結巴巴說出那讓他羞愧的脫發問題,醫生給出植發或治療方案后,家長掏錢。

    李晶在雍禾植發機構待了近五年,她看過的“發友”不計其數,每次見到“發友”時,她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問對方為什么來植發。當年齡層變大時,植發就變成一家人的博弈,大多數前來植發的人把植發看做挽回形象的最后一步。

    有生了二胎去幼兒園接孩子時,因為禿頂顯老被隔壁家長問是爺爺還是爸爸,想來改頭換面的;有46歲未婚、因嚴重禿頂導致形象不佳相親屢屢失敗的;也有成功的商業人士專程從美國趕回,本人已對外貌不甚在意,但妻子一定要他回來植發,因為“看起來年輕”……

    這時候,家庭經濟條件已經不是80后植發消費的首要考慮因素,他們最大的困難就是如何抵抗脫發帶來的形象上的衰老以及脫發可能產生的影響家庭關系和諧問題。李晶提到,根據植發單位不同,一臺植發手術平均費用在2萬-3萬之間,因經濟條件相對寬裕,80后是植發的主力軍,占比達40%左右,而95后因剛剛畢業或剛步入社會經濟能力不足,大多尚在觀望中。

    李晶提到,來機構植發人群的男女比例約為8比2。不僅男女都有脫發煩惱,明星政要也有脫發煩憂,他們對植發要求更高。

    探因

    問君能有幾多愁 二十好幾禿了頭

    專家:改善生活方式 保持充足睡眠

    為什么感覺中國人脫發現象越來越多,且越來越年輕化?

    雍禾植發技術研究院植發專家、醫生導師李建新告訴記者,除了脫發越來越受社會關注以外,脫發人群的確更多了。“一些腦力勞動強度很大的工作,如高級知識分子、高管等,脫發情況比其他工作要嚴重,現代的碼農(IT程序員)也是高脫發人群。”

    除了遺傳因素外,對于女性來說,產后,或者一些突發變故引起的緊張焦慮,如情緒極度壓抑、親友發生危險等也可能導致脫發。“治療脫發首先要改善生活方式,保持良好的生活規律,不過多吸煙喝酒,不要過度緊張,一定要有充足的睡眠。”

    對于有脫發困擾的“發友”,李建新建議如若脫發不嚴重,可以在醫生指導下,選擇口服外擦藥物治療。對于脫發嚴重、藥物已不能起明顯作用的發友,植發也是解決方式之一。

    “其實也不用過度焦慮。”李晶表示,脫發對身體健康和工作能力不會產生影響,選擇治療或植發與否在于個人想法。“如果有發友很在意脫發,那就選擇聽醫生的話,好好治療。”

    人物

    高立 男 21歲 大四學生

    95后小伙脫發四年 “找對象咋辦哦”

    來自陜西的21歲小伙高立最近做了一個可怕的夢,他夢見自己頭發掉光。醒來后他去了一趟中醫館看脫發,最后醫生告訴他體虛,“天生的,只能靠調理。”給他配了1200多元的中藥。對于還是大四學生的高立來說,這是他脫發四年來一次性花得最多的錢。

    高立說,他感覺自己的脫發始于高三。那是2016年,那時候,18歲的他還能聞到年輕男女滿滿“荷爾蒙”的氣息,但兩側頭發卻已開始變油變細,一個學期下來,發現兩側頭發比其他地方看起來少一點,“但不是很明顯”,他也沒放在心上。但隨著年紀漸長,頭發脫得越來越“肆無忌憚”,到了理發店,理發師都會拼命推薦他使用并購買防脫洗發水,“當時心理上會覺得很尷尬”,但也并沒有讓他下定決心對抗“脫發君”。真正的轉折是大三,高立兩側的頭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向后退去,“最嚴重的時候手指插進頭發一拉就會掉很多根”,脫發開始吞噬他的自尊心。

    “不能再等了。”高立說,他決心去醫院看病。他所在城市的某公立醫院皮膚科醫生告訴他,這是“遺傳性脫發”。“我才知道這跟基因有關,畢竟我爸媽的頭發都不好。”

    高立從中醫館回來后,喝了五六回中藥就放棄了,因為“太苦,堅持不了”,他也曾買過芝麻丸等各種食補藥物,但沒有堅持效果也沒有很大。現在高立唯一還在堅持的,是用300塊一瓶的中草藥洗發水,雖然發際線依然很高,但脫發沒有以前那么嚴重。

    盡管早年脫發讓高立覺得“形象受損”,但他也沒有太焦慮。只有在某些時候他會覺得自己不好看,“低人一等”,“比如找對象的時候。”

    小林 女 27歲 媒體從業者

    國慶遠赴九華山 求購脫發食補藥物

    成都人小林(化名)是一個90后媒體從業者,國慶她剛從安徽九華山回來,她的國慶之旅目的不在旅游,而是在朋友推薦下,去九華山上某道館求購一款防脫發的黃精芝麻丸。

    小林工作已有四年,她認為是媒體行業太過操心焦慮,工作后一年她開始脫發。她告訴記者,如今只要扎起頭發,頭頂一些位置就會顯得頭發很少露出頭皮,有時候某些地方還會斑禿,也即傳說中的“鬼剃頭”。

    小林提到,她屬于發際線從小比較高的人,脫發后發際線也越來越高,最近正值換季,她的頭發一大把一大把掉,“每次洗頭就像化療。”小林對記者自嘲。

    小林提起一些有趣的場景,上次微博上了一個熱搜,某90后女孩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博導,“網友紛紛評論這女孩真厲害,而我的第一反應是真羨慕她的發量。”還有一次,閨蜜發來一張與男友的合照,她第一時間的回復讓閨蜜哭笑不得:“同樣是90后,為什么你男朋友就有如此感人的發量?”小林喝過中藥,用過生發儀,換過各式各樣的防脫生發洗發水,也去過一些養發中心護理,除了自己去九華山背回十罐黃精芝麻丸外,還讓國慶期間去日本游玩的閨蜜帶回了防脫處方藥。

    “我不想植發,因為很可怕,也不想去紋發際線,因為覺得沒有實際作用。”小林告訴記者,她堅信科學的治療方式可以防脫,她也做好了長期服用芝麻丸的準備。


    【責任編輯:歐陽雪】
    手機掃碼 繼續閱讀

    分享到…


      青海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