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站內搜索| 中國公司秀| “畫”說中國| 影響力企業| 分享

  • ?

    華泰汽車遭供應商大面積“討債” 連1.3萬元貨款都無力償還

    來源:中國經濟新聞聯播   楊錚   時間:2019-10-13 16:57   瀏覽量:37188

    01 - 副本 - 副本 - 副本.jpg

    陷入“破產”傳聞兩天后,華泰汽車執行董事張宏亮終于發聲予以澄清。不過,盡管其否認了將破產及欠債200億元的事實,但是同之前的眾泰、力帆、獵豹一樣,華泰汽車的回應也回避了與供應商間的緊張關系。

    記者采訪調查發現,華泰汽車大量拖欠供應商貨款、屢次被供應商告上法庭追討欠款,其主要生產基地榮成華泰甚至無力支付供應商區區1.3萬元貨款。業內分析人士表示,華泰等車企一旦破產,將對其上游供應鏈企業帶來嚴重的風險。

    無力支付1.3萬元貨款

    10月11日下午,記者實地走訪了華泰汽車集團北京總部。公司門禁嚴格,訪客需有工作人員陪同方可入內。附近工作的保安透露,因為常有人到公司“打橫幅要賬”,華泰加強了門禁管理。記者注意到,盡管已臨近傍晚,但15到16層高的辦公樓內,有燈光的樓層不過3、4層。據華泰離職員工透露,目前還在總部上班的人員已經很少。

    在門外,記者遇到了同樣無法入內的某券商內部人士,其對記者表示,因公司持有的華泰汽車債券出現了問題,需要和華泰方面溝通,但是在門外等候了一個小時仍無法入內。“來討債的,估計很難進去。”這位人士說。

    值得一提的是,盡管輿論關注的是包括華泰等在內的四家車企的“破產”可能,但實際上網傳文件著重提出的是幾家車企可能帶來的供應鏈風險,并預估其涉及上下游汽配供應商產業鏈合計約500億元的壞賬。張宏亮此番發聲,也是強調公司并沒有破產,但對公司及其下屬企業大量拖欠供應商貨款,并招致多樁供應商高額訴訟的問題卻避而不談。

    以華泰汽車的主要生產基地榮成華泰為例,財聯社記者通過相關法律文書獲悉,僅今年6月至今的幾個月內,榮成華泰就因拖欠貨款被供應商8次告上法庭,且全部敗訴。其中涉案金額最少的一樁案件中,榮成華泰拖欠對方1.3萬元貨款,而榮成華泰在答辯中表示,1.3萬元欠款屬實,但因公司經營不善,無力償還。

    華泰汽車旗下另一生產基地——鄂爾多斯(7.960, 0.01, 0.13%)華泰汽車車身有限公司同樣境況不佳。記者查詢到的多份法院裁判文書顯示,鄂爾多斯華泰不但在多項合同糾紛訴訟中敗訴,而且名下已經沒有可執行財產。

    “公司與華泰汽車確實存在長期的合作關系,但從2017年3月起即未再收到過華泰方面支付的貨款。”一家汽車零件生產商在接受財聯社記者采訪時表示。另一家供應商則稱,由于華泰方面拖欠貨款,對其經營造成了一定的困難。

    “由于這些企業經營困難,即便能夠向供應商支付貨款,其賬期也長達一年到兩年。考慮到利率等因素,意味著供應商無利可圖。”招商證券(17.010, 0.34, 2.04%)汽車行業高級分析師馬良旭表示。

    艾媒咨詢首席分析師張毅則認為,對于部分零部件供應商而言,即便無法收回貨款,也很難轉向新的客戶,“這是因為各大車企一般都建立了相對固定的供應商體系,留給新的供應商的空間并不大。而這進一步加劇了供應商的困境。”

    短期償債壓力懸頂

    而華泰汽車之所以連1.3萬元貨款都無力支付,除了自身經營不善,也與公司大面積資產被凍結、抵押有關。

    就在華泰高層發聲澄清的前兩天,上市公司曙光股份(3.550, 0.02, 0.57%)(600303.SH)在10月9日晚發布公告稱,大股東華泰汽車所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凍結。

    上述公告稱,此次司法凍結由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應中歐盛世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的申請而執行。華泰汽車持有的曙光股份全部1.34億股無限售流通股及孳息被采取了輪候凍結措施,凍結起始日為2019年10月8日,凍結期限為3年。

    這并非華泰汽車所持有的曙光股份的股票第一次被凍結。9月28日,長江證券(7.030, 0.08, 1.15%)同樣申請凍結了華泰汽車持有的全部曙光股份股票;8月30日,曙光股份在一份公告中同時披露了華泰汽車所持股權三次被輪候凍結的信息。

    據記者統計,自2018年底至今,不到一年的時間內,華泰汽車持有的曙光股份19.77%的股票已經被凍結7次,其中5次都是源于債券市場。特別是最近在半個月時間內兩次因債券交易違約被證券公司申請股權凍結,凸顯了華泰汽車面臨的巨大債務壓力。

    盡管張宏亮日前表示,公司的“200億元債務”系“自媒體亂寫”,但實際上,據大公資信在6月發表的華泰汽車評級報告,到今年3月末,華泰汽車共承擔有息債務294億元,其中短期債務占比68%。在另一份報告中,大公資信將華泰汽車的主體信用評級下調至BB級,指其在債券市場發行過多期債券,且未能提供明確的償債資金來源及足以覆蓋本期回收金額的自由資金憑證。

    報告指出,今年7月以來,華泰汽車已經出現三筆債券交易違約,涉及違約金額約17億元。此外,還有一筆總額20億元的債券將在本月進入回售期。這表明,華泰汽車正面臨很大的短期償債壓力。

    自救無果,出路何在?

    “現在恐怕很難有人能幫華泰。”前述券商內部人士告訴記者。

    華泰汽車主要生產基地停產早已是公開的事實。今年8月20日,山東省榮成市人民法院在一份涉及榮成華泰汽車的判決中指出,經查明,榮成華泰早已停產,工人放假回家,目前面臨大量供應商高額訴訟,其資產被多次輪候查封。同時,榮成華泰在發生在7月底的一樁訴訟的答辯中也表示,公司自2017年底到2018年初即開始停產,且公司尚無恢復生產的時間與計劃。

    榮成華泰是華泰汽車的主力生產基地,記者查詢工信部汽車公告信息發現,從2015年至今,華泰汽車進入工信部汽車公告目錄的乘用車及多功能乘用車,包括華泰、華泰圣達菲、華泰寶利格等品牌車型的生產企業都是榮成華泰。榮成華泰的停產,意味著整個華泰汽車的生產基本陷入停滯。

    此外,華泰汽車集團控股的商用車生產企業曙光股份,同樣經營狀況不佳。產銷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曙光股份整車產銷同比分別下降59%和50.5%。曙光股份2019年半年報顯示,其營業收入11.42億元,同比下降32.82%;歸母凈利潤為虧損9052.05萬元,同比下降631.83%。

    面對經營困境,華泰方面也曾試圖聯手房地產企業進行“自救”。今年7月6日,華泰與富力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然而,僅僅一個多月后,在8月22日的富力地產2019年中期業績公布會上,富力董事長李思廉表示,富力已經暫停了所有和華泰汽車的合作。在此之前雙方簽訂的僅僅是意向性協議,并沒有涉及到盡調等環節,更不存在富力入股華泰一說。

    “在和富力合作之前,華泰還曾和東旭談了很久,只是不知道為何不了了之。”一位華泰前員工向財聯社記者透露,在與東旭合作無果后,華泰出現了又一輪離職潮。

    “一般來說,一家車企聯系著若干家零部件生產商,許多零部件生產商也只服務一家車企。這意味著,一旦車企倒閉,上游的一系列供應商都面臨很大風險。”張毅表示,車企對供應鏈的資金擠占非常大,說是“牽一發而動全身”毫不為過。

    馬良旭也認為,此前整車制造企業鮮有破產,但這次被曝光的華泰、力帆、眾泰、獵豹等幾家車企基本上都存在資不抵債、高負債、高抵押的狀態,“企業發展的前景不被看好,這幾家一些車企破產的風險的確比較明顯。”


    【責任編輯:李文文】
    手機掃碼 繼續閱讀

    分享到…


      青海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