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站內搜索| 中國公司秀| “畫”說中國| 影響力企業| 分享

  • ?

    黃河謠工匠博物館:2萬多件老物件 講述黃河匠人傳奇

    來源:工人日報      時間:2019-08-26 08:46   瀏覽量:21157

    工匠博物館的2萬多件老物件,每一件似乎都在講述著黃河匠人的傳奇——

    一曲“黃河謠” 工匠情未了

    復原當地民間傳統樂器

    館內老鐵匠鋪一角

    都說黃河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灣,有一灣,流經內蒙古包頭。

    這一灣,并不洶涌。在九原區哈林格爾鎮,靜靜的黃河邊上,是黃河景觀大道,大道旁,一架高大的水車在和煦的微風中吱喲喲地轉個不停。干打壘、原木樁、石圍墻,一根根老屋椽檁、一件件曾經忙碌而今歸于靜謐的老物件訴說著黃河兩岸人民千百年來的熾熱生活,講述著古老黃河匠人的歷史與傳奇。這里便是包頭“黃河謠文創園區”,園區內最為人稱道的,則是“黃河謠工匠博物館”。

    似謠,不是謠

    通過一個黃土砌成拱門,便踏進了“黃河謠”。置身這里,仿佛回到了阡陌縱橫的農耕時代。舊漁船、原木樁、黃河石等黃河流域典型的元素與自然景觀融為一體,使整個景區在原生態設計手法的烘托下憑添一份厚重與滄桑。

    在這里,一切都被復原為最原始的農村樣子,處處景致,均旨在展現黃河沿岸農耕文化與北方游牧文化歷史,打造工匠精神的家園。

    整座園區由李天東親自設計督造,一些工序甚至親自動手完成,他的兒子李沙,則負責為博物館輔以多媒體和模型展示,融合現實和虛擬技術,讓展品實現線上線下同步展示、同步互動。

    “真正好的生態景觀建造,并不是多么優秀的建筑師拿著圖紙去做的,而是對文化的一種癡迷,注入自己的點滴心血在建造。我從小生活在包頭,現在這里的設計都是我兒時的回憶,我想也是多數人的記憶。”李天東說。

    園區的核心區域是黃河謠工匠博物館。

    進入博物展館的門廳,映入眼簾的是飛掛在博物館上方的黃河魚,這個惟妙惟肖的黃河金翅大鯉魚是黃河的象征。館內設有實景油坊、酒坊、地毯坊、老磨坊、織布坊等28個工匠坊,共2萬多件老物件,都是李天東從各地收集回來的。織布機、駝鈴、柳編油簍子等現在難以見到的生產生活用品,都匯集在這里。這些昔日黃河兩岸的尋常百姓使用過的老物件,前后穿越200多年歷史。

    整個園區,包括工匠博物館,其實并沒有太長的歷史。

    2015年9月動工,2016年7月試運營,父子二人,經過3年的苦心打造,黃河謠園區落成。2017年7月,“黃河謠工匠博物館”正式開館。

    館中的每一件展品,都與李天東有著不解的緣分。

    這家博物館雖然“年輕”,但對于今年64歲、頭發花白的李天東來說,收藏老物件這個愛好卻幾乎縱跨了他的整個人生。

    40年,黃河工匠情

    李天東是土生土長的包頭人。

    “我是包鋼二代。”李天東自幼跟隨父母來到包頭,從小生活在包鋼廠區。那廠區的人來人往,那高聳的煉鋼的高爐,烙進他童年的記憶。

    那時的他,生活在一個工業化與現代化程度相對較高的環境中,對于農村地區的手藝與匠人,還不甚了了。

    22歲,是他生命的轉機。就在那一年,李天東和當時眾多青年一樣,下鄉到包頭的白云鄂博礦區的牧場,做了知青。他從一名“鋼二代”,變成了牧場的一名木匠。

    從此,李天東的整個青蔥歲月都在跟農具以及各個行當的老匠人打交道,就此開啟了解手藝與工匠的旅程。

    “下鄉時400多名知青的鎬鈀全是由我們4個木匠安裝完成,我也正是每天與這些用具打交道,久而久之就喜歡上了收藏各種農具、民俗物件。”3年的下鄉經歷讓他對腳下的這片土地產生了濃厚的感情。

    除了木匠的工具,以及那鐵匠鋪里琳瑯滿目的“家伙事”,那毛匠師傅手里的“小玩意兒”等等,都讓他開了眼。

    勞作,也讓這個從“鋼城”來的青年,開始理解在土地上的勞動,也開始理解手中的勞動工具。

    他說,從這時他開始認識到,“匠”代表的是一種篤定的精神,堅持下去的力量。

    “我對工匠及其老物件有著特別的迷戀!”27歲時,李天東就開始收藏各種農具、民俗物件,一收藏就是30多年。上世紀70年代,包頭農村地區那抔黃土壘砌的土房,以及不同的土房里,不同的老匠人們的“十八般兵器”,開啟了他生命的另一扇門。

    1978年,李天東對攝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考上了攝影專業,畢業后又從事了園林規劃設計方面的工作。

    如今,李天東成為國內知名的鄉村風格原創景觀、建筑設計師。幾十年來,他收集的手工業工具和民俗用品,數量也越來越龐大。

    為“過時”的勞動工具樹碑立傳

    收藏老物件,開始完全是自己的興趣所致,而在二十幾年前,因一位外國朋友對當地沒有黃河民間農耕文化相關博物館的一句質疑,讓他發誓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建一間民俗博物館。

    2014年底,李天東參與了包頭市美麗鄉村建設規劃,這讓他感到,時機已成熟。在包頭市和九原區政府的支持下,在黃河岸邊西栓圪堵的一片沼澤地和一座廢棄磚廠,他在兒子的幫助下,終于實現了自己的“黃河匠人夢”。

    在博物館成立之前,其實很多人并不太理解他的“收藏”。李天東的藏品,多數并不是珍貴的玉器、瓷器,金銀財寶之類。有人說,他收藏垃圾。

    半個世紀前勞動人民使用過的油壺、鐵器、耕具,依然能發出清脆響聲的駝鈴、從失火木材廠挽救出的木材、倒閉陶器廠灰燼中挖出的陶杯……每一件在外人看來早已沒有利用價值的物件,在李天東手里都變成了一件件藝術品。

    除了他30年間走遍黃河包頭段沿岸村莊收集的民俗藏品,還有他從27位黃河工匠手中收集的珍貴手工業工具,這些都在博物館里一一呈現。

    這位年過花甲的藝術家,終于將自己的“黃河情懷”以及眾多黃河工匠的托付,安放在母親河畔的家鄉土地上。

    古樸厚重的傳統文化吸引了五湖四海的游人,自運營以來,“黃河謠”每年帶動的綜合客流在100萬人次以上。

    此外,園區還為周邊村民提供職業培訓和工作崗位,一方面,直接為周邊農民提供了50余個工作崗位;另一方面,通過客流帶動、技術引導等多種方式,為周邊種植、養殖、農產品加工配送、餐飲住宿等多種產業拉動增收2000余萬元。

    很多次,一些上年紀的老人在參觀完李天東的博物館后,都激動得半天說不出話來。看到他們一邊輕輕撫摩土坯矮房,一邊眼含淚光時,李天東深諳其味。他說黃河謠的使命就是講述一個個關于黃河的故事與傳說,并使其流傳下去。

    “包頭,自古為水旱碼頭,而工匠精神,承載著歷史與文化。隨著時代的進步,這些工藝卻面臨著消失。”李天東說,歷史之所以稱之為歷史,是人們革新了舊的生產方式,但不可否認的是歷史不能忘記,文化傳承更不能忘。“工具可以革新,老匠人的精神,不該失傳。”

    談到黃河謠的最初的構思,李天東說,工匠博物館以黃河文化為背景,而工匠精神與黃河魂本是一體。“黃河謠就是要借工匠之手做一個再現,讓大家懂得,人們一直在尋尋覓覓的黃河魂其實就在身邊。”他說,建館時,以黃河兩岸的工匠為主線,目的就是為那些最普通的勞動工具樹碑立傳,為黃河兩岸的老匠人樹碑立傳。

    蘭德華


    【責任編輯:李文文】
    手機掃碼 繼續閱讀

    分享到…


      青海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