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站內搜索| 中國公司秀| “畫”說中國| 影響力企業| 分享

  • ?

    房多多擬赴美IPO背后:成立后連虧6年 屢傳上市無果

    來源:中國經濟新聞聯播   陳淑文 朱耘   時間:2019-10-13 16:44   瀏覽量:29753

    01 - 副本 - 副本 - 副本.jpg

    連虧6年的房多多赴美IPO “SaaS+房源”模式能讓資本市場買單嗎?

    中國經濟新聞聯播北京10月13日電 北京時間10月9日,深圳市房多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房多多”)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招股書,擬在納斯達克進行首次公開募股(IPO),計劃交易代碼為“DUO”。若此次順利上市,房多多將成為中國產業互聯網SaaS第一股。

    招股書大概說明了目前房多多的商業方向是,“幫經紀商戶簡單做生意”,通過SaaS賦能交易平臺,實現房地產交易的關鍵資源,包括房、客、資金和交易數據的在線聚合,賦能經紀商戶在線上開展業務。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招股書提示的風險因素,房多多稱,“我們自2011年至2016年成立時發生凈虧損,2016年曾凈虧損人民幣3.321億元。我們最近的增長和盈利能力主要受到市場交易量增長的推動以及我們的創新計劃和其他增值服務業務。我們可能無法繼續增長或維持歷史增長率或盈利能力。”

    在房地產交易市場降溫的情況下,房多多能否通過上市來實現業務的持續擴張仍存疑慮。產業SaaS(軟件即服務)對房多多來說是轉型還是挑戰?《商學院》記者就上述問題致函和致電房多多官方聯系方式,截止發稿日,未收到回復。

    八年時間,一個互聯網房企從創業到上市都要經歷哪些挑戰?

    成立后連虧6年,屢傳上市無果

    據天眼查資料,房多多法定代表人為段毅,創始人包括段毅、曾熙、李建成三人,注冊資本1234.567萬人民幣。

    自成立后2012年至2015年間,房多多頻受資本青睞,3年內曾獲4輪融資,天使輪融資600萬元,A輪融資6000萬元,B輪融資5250萬美元,2015年的C輪融資2.23億美元,彼時,房多多估值已超10億美元。這期間,房多多迎著風口向前,有著自己的高光時刻。

    2014年,萬科原高級副總裁肖莉加盟房多多,宣稱要助力后者上市。

    不過,自2015年以后,資本熱潮逐漸消退,房多多再無融資消息傳出。隨著互聯網O2O資本熱潮消退,互聯網中介陷入低谷,房多多也不例外。高管離職、欠薪裁員、訴訟纏身傳出這些壞消息,房多多也被外界視為艱難謀生。

    但至2018年9月末,房多多上市風向生變,有媒體報道稱房多多將于12月在美國上市,融資額度也從8億美元不斷縮水至3億美元。

    直至2019年,房多多上市一事才塵埃落定。

    北京時間10月9日,房多多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招股書,擬進行首次公開募股(IPO),募集最多1.5億美元資金,計劃交易代碼為“DUO”。

    招股書顯示,房多多自成立至2016年內連年虧損。從2017年開始,房多多才實現盈利,凈利潤為人民幣60萬元,而2016年則為凈虧損人民幣3.321億元。

    在業內看來,上市是房多多彈盡糧絕后被迫的選擇。

    財經評論員嚴躍進對記者說道,實際上房多多從創立開始,就朝著上市的目標演進。上市有助于提升其資產運作的能力,同時也可以實現較好的品牌影響力。后續在移動互聯網房源信息搜尋和交易、去中介化等方面,房多多實際上會有較好的表現。。

    嚴躍進認為近期包括納斯達克等交易所的態度,或說明海外上市是有一定的阻力的。包括貿易關系還在繼續調整,這都是相關企業赴美上市所需要注意的地方。部分房企或中介機構上市也需要注意這背后的各類壓力和不確定性因素,尤其是股價波動的風險。

    頻繁變換業務模式,募集額度縮水

    房多多稱自己的使命是幫經紀商戶簡單做生意,讓經紀行業充滿夢想。

    2011年,房多多創始團隊三人原先有各自的行業積累,很快就確定了“改變行業”的方向:打造互聯網平臺,幫開發商拉客,助經紀人提效,形成一個三方共贏的商業模式。

    這種全新的平臺模式,大大提升了交易效率,但這個業務技術門檻低,這讓其他同類看到了行業的機會,導致這個房多多開辟的道路越來越擁擠,競爭越來越激烈。

    到房多多被迫轉型時,已是紅海一片。于是,房多多創始人段毅在2015年決定將突圍方向定為二手房市場,利用互聯網將其做大,成為公司的“護城河”。

    在進入二手房市場后,段毅就提出了二手房“直買直賣”模式,試圖利用這個模式,打破信息壁壘,實現房源精確匹配。據房多多的公開資料顯示,“直買直賣”繞過房地產中介,買賣雙方直接相約看房和約談價格,最后房多多收取的交易費用僅為2999元的服務費再加0.3%×房價的交易保障費,大大低于傳統中介2%的收費。

    雖然這個模式在當時為二手房市場增添了一抹亮色,但有一個巨大的弊端。

    首先,這個“直買直賣”模式本質上是去中介化,或者說通過平臺的功能,實現房源和客源的直接對接。但是,很多房源是通過中介提供,很多客源本身也是需要依賴中介來做交易。因此,完全避開中介,生意是無法做成的。

    房多多備受市場質疑的是其一直未能找到適合自己的盈利模式。

    而從赴美IPO招股書來看,“產業SaaS+房源賦能”的商業模型似乎是房多多的新模式。房多多的SaaS解決方案的核心的是房產數據庫,持續通過SaaS服務賦能經紀商以吸引更多房源。

    據招股書顯示,房多多計劃募集不超過1.5億美元資金用于研發、營銷以及投資收購等用途,這距離最早8億美元的籌資金額縮水了6.5億美元。

    嚴躍進認為房多多的籌集資金規模下降,和上市大環境有關,也和當前房地產交易市場降溫有關。不過很顯然,若是有機會上市,那么后續其憑借此類上市資源和融資能力,未來在業務創新和市場份額擴張方面是有積極作用的,至少其一些經營理念相對來說,后續會更成熟,其在市場上會受到更大的認可。

    從實際情況看,后續此類企業利潤的增長需要依賴商業模式創新、資本市場的支持和房地產行情的回暖等。類似轉向B端的概念也說明企業需要不斷去降低商務談判成本,否則壓力也會比較大的。

    在58安居客房產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張波看來,房多多上市之路依然存在較多障礙,房多多現有模式其實已經和創立之初完全不同,創立之初的直賣模式已轉變為經紀人派單模式,這模式本身對于行業的顛覆性較弱,給到市場的想像空間也相對有限,因此即使上市成功,股價表現也或難及預期。

    市場競爭激烈,房多多面臨不少壓力

    SaaS管理系統、樓盤數據庫被房多多看作是其參與房產中介To B端領域競爭的殺手锏。

    然而房多多在C端用戶基礎不及安居客、貝殼等公司,與此同時還將直面房友、易遙等老牌的中介管理軟件勁敵的競爭。

    從政策環境來看,在房住不炒、防范金融風險、經濟下行的主基調之下,2019年的IPO 監管環境與2年前相比,趨嚴趨緊之勢,有增無減。大的資本環境之中,在愛屋吉屋、平安好房退場的前車之鑒下,房多多還能在殘酷的市場中分得一杯羹嗎?

    廣東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宇嘉對《商學院》記者表示,房地產在消費互聯網上涌現出巨頭的探索過程中確實比較艱難,但他認為已經到了涌現巨頭的時候了,因為前面廝殺的時間比較長,篩選下了有貝殼找房、安居客、房多多等巨頭。然而這個行業本身差異性特別大,標的的屬性也不統一,消費互聯網這個屢試不爽的擴張邏輯,造就了諸多獨角獸企業,但在房地產交易這個低頻且復雜的行業中也會遭遇滑鐵盧。

    在二手房的交易量和租賃加起來至少是一個幾萬億的規模,在任何消費領域不可能有這么打的消費規模。而且在這種產品差異化的情況下,很難被抹平,安居客和貝殼找房不可能把這個市場吃下來,所以李宇嘉認為這個領域還會出現幾個巨頭。

    另一方面,現在國家在二手房和租賃方面的政策扶持力度還是比較大的,在李宇嘉看來在互聯網房地產信息平臺上,國家迫切希望能夠產生一批巨頭出來,這樣的話才能夠讓這個市場秩序趨于穩定。

    李宇嘉覺得在這個領域內的大家側重點不一樣,比如說安居客重點是在房源上,然而房多多重視的是經紀人的問題,從在線的經紀人的數量來看,李宇嘉認為是房多多未來壯大發展的一個優勢。

    張波告訴《商學院》記者,房多多的“產業SaaS+房源賦能”的商業模型,旨在通過SaaS的工具和解決方案能幫助經紀人群體提高作業效率,同時實現閉環交易。從模型本身的初衷來看的確是有利于市場發展的,但對于企業自身的技術研發有著極高要求,同時房源本身的獲取以及用戶流量是制約其快速發展的因素所在。因此,其對于房地產互聯網企業當下的挑戰性依然偏弱,可以視為其自身的一個轉型方向。

    任何公司都能上市,但時間會證明一切。對于房多多赴美上市,“SaaS+房源”模式能否讓資本市場買單,將持續關注。


    【責任編輯:李文文】
    手機掃碼 繼續閱讀

    分享到…


      青海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